安基网 首页 资讯 安全报 查看内容

服刑10年出狱后,天才黑客眼中的世界变成这样了

2020-7-11 12:54| 投稿: |来自:


免责声明: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术普及网,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的公开文章,文末均已注明出处,其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或作者所有,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,若有无意侵权或转载不当之处请从网站右下角联系我们处理,谢谢合作!

摘要: 我曾经在时间之外的某个地方,在镜子的另一边,等待着,等待着我什么时候能再次回到社会中去,然而我却发现了一个我所不知道的世界。编者按:Jesse William McGraw是名为 Electronik Tribulation Army(ETA)的无政 ...
我曾经在时间之外的某个地方,在镜子的另一边,等待着,等待着我什么时候能再次回到社会中去,然而我却发现了一个我所不知道的世界。

编者按:Jesse William McGraw是名为 Electronik Tribulation Army(ETA)的无政府主义黑客组织负责人,在 2011 年因入侵医院系统以及工控 SCADA 系统而被判入狱 110 个月。服刑期间,他因为使用狱友的账号登陆计算机而被抓住遭到彻底的技术隔离。出狱之后他目睹了技术在过去十年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,以及重大的科技事件。他写了一篇文章谈论了他的经历。他说,在入狱前 Windows 7 还只是 beta 版本,而如今 Windows 10 控制了一切并剥夺了用户的选择权利;以前雇佣黑客还是禁忌,如今黑客是时代的楷模;他曾经认为没人会去用智能手机,如今人人都在用,包括他自己;比特币、端对端加密、WikiLeaks 以及 Chelsea Manning,Edward Snowden,Stuxnet;收集用户数据曾经是犯罪如今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;Facebook 和 Google 渗透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。原标题《After 10 Years in Tech Isolation, I’m Now Outsider to Things I Once Had Mastered

我在2009年因入侵医院系统以及工控SCADA系统而被判入狱,出狱后,这个世界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了。

我就是这样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个因破坏工业控制系统而被定罪的人,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但在我的脑海里却只觉得像昨天一样。

你必须了解在美国当囚犯意味着什么。目前,在美国约有230万人在监狱,而美国的监狱是不提供互联网的。

无法获得最新信息

囚犯获取最新信息仅限于得到批准的报纸、杂志以及电视。大多数囚犯可以使用电脑,装有专门的监控程序,允许他们以每分钟0.05美分的价格向得到批准的联系人发送电子邮件。但这却不是我的特权,因为我是一名黑客,在联邦监狱当黑客囚犯也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2011年夏天,我正在对我的判决提出上诉。我没有负担得起的方式来联系我的律师,所以我与另一个囚犯达成协议,让我使用他的电脑,这样我就可以发送和接收电子邮件。

最后还是被我发现了。囚犯被监狱的特别调查处(SIS)抓获,说他的囚犯信息账户最近有一连串的活动。SIS知道我是幕后黑手,便提起了我的名字。他不仅装傻,还告诉特别调查处,谎称他不知道我在使用他的账户,一定是我黑进了他的账户。

然后,我在没有经过正当程序的情况下,在一个最高警戒的隔离区被拘留了13个月,而案件被移交给联邦调查局。有人把这些隔离设施称为 "黑点",因为它们与媒体、探访者和律师完全隔绝,所以在那里发生的事情没有人会知道。

一周只能洗三次澡,每天23小时,每周五天都在狭小的牢房里,没有空调,没有风扇,也没有足够的通风。那年夏天,牢房里的温度达到了125华氏度。由于没有证据支持犯人的指控,我本应被放回普通牢房中。但长话短说,这并没有发生。

你能想象现在有一年多时间无法获得最新的信息吗?如果你被限制在我所在的地方,这将是你最不担心的事情,要担心的事情太多了。

失去控制权

在长期服刑之后,我亲眼目睹了技术的发展,感觉就像从时光机中走出来。我成为了时间的流放者,与新技术的发展以及全球社会如何随之发展彻底隔绝开来。

作为一名黑客,我是黑客组织Electronik Tribulation Army的创始人和领导者。我曾经对最新的工具、漏洞和技术趋势了如指掌。

我曾经对恶意软件进行逆向工程,制造安全事件,并可以黑掉几乎所有无人看管的东西。在服刑期间,我从报纸和杂志上读到了新的技术的进步,但归根结底,我现在是个“外国人”,是我曾经掌握的东西的局外人。说好听点,曾经老师现在已经变成了学生。

最近,我得到了一台新的戴尔Inspiron笔记本电脑。刚从包装里拿出来的时候,感觉和看起来就像我熟悉的朋友一样。但当我一开机,迎接我的是Windows 10,我的新敌人。Windows 7测试版发布仿佛只在昨天。Windows 10让我感到困惑和奇怪。它有一个新的文件系统,我甚至对它的工作原理没有丝毫好奇。我只是希望我的Windows XP和Ubuntu Linux双系统能回来。

唯一的办法似乎就是下载Ubuntu,装到U盘里,然后安装到笔记本中。如果我知道Windows 10没有利用BIOS,而是用UEFI(统一可扩展固件接口)取代了BIOS,UEFI是一种安全的启动选项,在给予程序运行权限之前会对其进行验证,我就不会浪费两天时间去安装我最喜欢的操作系统了。

Windows已经夺取了控制权。重点是,我已经无法控制了。我讨厌这样,我在谷歌上花几个小时的时间想要解决这个令人沮丧的难题,但还是一无所获。

新范式

自从我被监禁以来,其他事情也同样发生了变化。我不得不问我12岁的女儿什么是话题(#XX),那真是挺尴尬的。"你不是黑客吗,这都不知道?"她反问我,给我即将消失殆尽的自尊心带来了最后一击。

自从我和世界脱轨之后,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。例如,在我的那个时代,做一个职业黑客被认为是一种禁忌,这是一个危险的行当。现在似乎每个黑客都是被公司雇佣的,以至于做黑客已经成为一种常态,无论好坏。漏洞悬赏已经成为许多人的合法收入来源,因为公司允许黑客测试其网络的完整性,以获得大笔资金。

好莱坞的电影、书籍和电子游戏中甚至在美化黑客。许多黑客,如美国电视网络上的 "机器人先生",甚至被描绘成英雄,而不是曾经的网络反派。全球各国政府都在用数字海盗、网络士兵来武装自己。

破坏性网络武器的扩散已经司空见惯。这已经成为新的事物。当我在网络上观察新一代的黑客时,我看到了一些人已经失去了真正的黑客精神。一群被贪婪、报复和愤怒所驱使的黑客。无害的好奇心已经成为过去。

一个与我不再有联系的世界

当我还在怀念过去熟悉的事物时,世界却在飞速地向前发展。以下是我在这个令人兴奋的新世界之外观察到的一些事情。

比特币,世界上第一个加密货币(我仍然不确定如何获得比特币或如何使用它们)。

智能手机出现在2007年,但从2009年开始取代翻盖手机。我对我的三星Galaxy A10e上手很快。然而,我想不出如何root它。我记得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智能手机的广告时。"这是有史以来最愚蠢的事情!"我对着电视大喊。"谁会想把油腻腻的手指放在这样的屏幕上?" 显然,每个人,包括我自己。

奥巴马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,概述了对互联网的紧急控制,总统有权关闭互联网,这可是件大事。

Tor等工具和加密通信平台的出现,保护互联网匿名性,端到端加密通信在阿拉伯之春后流行起来。

社交网站Myspace陷入了巨大的失败深渊,有效地结束了我们所熟知的档案建设创意。如今,功利主义似乎成了普遍现象。

银行木马成为一种流行病。ZeuS、SpyEye、BlackHole和BackSwap等等。随着越来越多的设备连接到互联网上,IPv4地址的可用性迅速耗尽,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世界末日。

美军无人机数据被伊武装分子截获,使用一个叫做Skygrabber的软件,价格仅26美元。维基解密运动爆发后,大量的政府机密泄露。黑客组织匿名支持着世界各地的革命运动。

黑客组织"Lulz Sec "出现在这个革命、社会动荡以及对美国政府、司法系统和经济不平等日益不信任的时期。 这个由 "匿名者 "成员组成的精英分裂组织开始高调的进行复杂网络攻击,让美国执法部门非常头疼。

国家安全局(NSA)承包商爱德华·斯诺登成为吹哨人,向记者泄露了9000到10000份NSA绝密文件,曝光了一个名为 "棱镜 "的大规模间谍计划,有效地结束了NSA的行动。这是国会的噩梦,新的法律被通过,一些人被解雇。美国政府仍然在进行间谍活动,并且永远都会。

史上最大最坏的电脑病毒震网病毒(Stuxnet)出现,攻击了伊朗的核设施,并传播开来。

大广告商正在利用元数据收集和绘制任何特定用户的互联网行为,以达到内容营销的目的。我也曾经窃取过用户的数据。但我这样做的时候,是一种犯罪。也许如果我给他们发一两个广告,就不算违法了?

Facebook和谷歌已经在网络用户的日常活动中根深蒂固,以至于与它们无关的应用程序和服务现在都有使用谷歌或Facebook登录或注册的选项。

智能家居和智能汽车越来越受欢迎。所有的互联设备都无线连接到一个单一的命令和控制设备中,这肯定是黑客们的战场。还有智能手表和智能手环?有没有搞错?

网络中立性(Net neutrality)在美国开始争取平等对待所有设备的互联网流量,Backtrack(一套专业的计算机安全检测的Linux操作系统)逐渐被Kali Linux取代,尽管它们基本上是一种东西。

已故说唱歌手Tupac Shakur的全息图像出现在科切拉音乐会上。

增强现实技术随着谷歌眼镜的出现而进入人们的视野。但由于隐私问题和高昂的价格,谷歌眼镜很快就停产了。

虚拟现实成为日常消费者负担得起的东西,方便地与智能手机和游戏机对接。

亚马逊的虚拟助手Alexa可能是一起谋杀案的证人,法官命令亚马逊交出录音。是的,一直在监听,一直在录音。

无人机变得非常流行。从玩具到商用无人机再到警用无人机。

勒索软件又兴起了。黑客犯罪分子为了快速致富,开始蜂拥而至,对电脑用户进行敲诈勒索,威胁破坏个人数据。

人工智能已经实现了量级的飞跃。我在Youtube上看了一段视频,威尔史密斯“约会”网红美女机器人索菲亚,画面笑喷。

政府特务开始公开参加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年度黑客大会Black Hat和DefCon,以招募黑客保护网络空间安全。

关键性的HTML5出现了。

Holograms(全息影像),智能家居,自动泊车,无人机,加密货币,元数据,虚拟武器,互联网开关?我走出了我的时间机器,进入了一个我不再觉得有联系的世界。

不确定的未来

对我来说,我走到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。我看不到有意义的人际交往了,我看到的是一个被点赞和自拍、智能手机和类似技术分散注意力的社会,我常常觉得在这个新的互联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很令人沮丧,因为我没有随之改变。

我曾经在时间之外的某个地方,在镜子的另一边,等待着,等待着我什么时候能再次回到社会中去,然而我却发现了一个我所不知道的世界。

(译者:蒂克伟)



小编推荐:欲学习电脑技术、系统维护、网络管理、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,请 点击这里 注册账号,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,让您少走弯路、事半功倍,好工作升职加薪!

本文出自:https://36kr.com/p/765338561604355

免责声明: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术普及网,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的公开文章,文末均已注明出处,其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或作者所有,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,若有无意侵权或转载不当之处请从网站右下角联系我们处理,谢谢合作!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 最新
返回顶部
福建快3开奖 K8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上海快三 广发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是哪个国家的 欢乐彩票计划群 广西快3开奖 上海快3走势图 极速赛车心得